中文EN
???
當前位置:首頁?>?詳情頁

【中國中鐵“開路先鋒”卓越人物】胡寶玲

來源: 時間:2021年08月10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 打印

勇闖生命禁區的“水下尖兵”

  “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遇到困難沖在前面是應該的。”胡寶玲說。

  1960年1月18日,南京長江大橋主體工程正橋橋墩開工,大橋建設全面啟動。隨著施工的進展,特別是江心幾個橋墩的開工,需要進行深潛水作業,鐵道部大橋工程局(中鐵大橋局前身)潛水員胡寶玲等人被調往南京。

  南京長江大橋正橋共有9個橋墩,其中2至3號墩沉井基底在水下73米,4至7號墩沉井基底在水下65米左右。水下檢查、清障、電焊、切割等大量工作是在65米以下進行。而當時,我國深潛水只能使用壓縮空氣普通潛水設備,想要突破潛水技術較為先進國家的那些文獻中所規定的60米潛水深度極限,是一項前所未有的艱巨任務(水深每增加10米,就增加一個大氣壓)。超過這一深度,潛水員就會發生程度不同的氮氣麻醉、二氧化碳中毒等癥狀。輕者反應遲鈍,重者可出現昏迷,并可能發生各種危險的潛水事故。所以,國際上超過60米深度的潛水均要改變呼吸氣體,使用氦氧混合氣。

  當時,氦氧供應緊俏,并且較為昂貴。胡寶玲對戰友們說:“我看用不著氦氧,我們要發揚大橋建設者‘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’的革命精神,寧愿自己多流汗,多擔一些風險,也絕不給國家增加一分負擔。”“水下60米,只是劃分深潛水的一個分界線,而不是禁區。只要我們經過認真的鍛煉和試驗,就一定會攻下深潛水關。”胡寶玲和幾個骨干在總結以往水下作業經驗教訓的基礎上,將有關設備和操作方法加以改進。經過反復試驗,1963年初,在7號墩的潛水作業中,胡寶玲率潛水班十幾名同志連續突破“警戒線”,先后200多次下到65米的深水處作業,為我國的潛水事業寫下了光輝的一頁。

  1963年冬,南京長江大橋工程深水施工進度遇到困難。使用常規的水下減壓法,潛水員在水底作業結束后,在水中減壓所需時間較長,易得減壓病,潛水作業的效率較低,工程施工進度受到嚴重影響。如果6號墩仍采用水下減壓法,那就不能趕在翌年洪水到來前,使墩高順利出水并完成封底,整座大橋的施工進度將嚴重滯后。

  隨后,大橋二處與上海海軍醫學研究所取得聯系,請求幫助解決大橋工程深水施工進度的疑難問題。在上海海軍醫學研究的幫助支持下,開展“吸氧水面減壓法”的研究,而這種水面減壓法1943年在美國開始采用時,最高紀錄水深為52米;1950年在蘇聯開始采用時,最高紀錄為45米。我國上海海軍醫學研究所1963年開始這方面研究,并有下潛水深57米的成功經驗。為此,大橋二處先后派醫師赴上海學習潛水知識,并聯合海軍科研組研制了一臺加壓艙,能將減壓時間縮短一半,但潛水員仍要在艙內承受壓力變化帶來的身體不適。在這種情況下,必須有計劃地對潛水員安排體能鍛煉、加壓鍛煉和水面減壓鍛煉。誰第一個接受試驗?“我!”胡寶玲挺身而出,“我是共產黨員,我要求先做試驗。”最后胡寶玲和3位年輕的潛水員走向了加壓艙。經過3個月的適應性訓練,潛水員們熟悉的掌握了吸氧水面減壓法的技巧。1964年10月,在6號墩的水下作業中,一舉獲得成功。胡寶玲和他的戰友再次突破深水極限,下潛69至71米,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。6號墩如期封底、出水,功效提高兩倍。深水采用吸氧水面減壓法,從潛水技術到醫學保障均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。

  5號墩沉井鋼刃腳落到巖層時,有一個約2米長、20至30厘米寬的漏洞,引起了翻砂。如不堵住,混凝土澆下去,就不能與巖層緊密結合,橋墩就不堅固。同時還要堵得快,不然砂土還會流入其它井孔,導致安全事故,情況十分嚴峻。

  一開始,技術人員提出用棉絮、水玻璃摻混凝土堵漏洞,試驗都失敗了。后來,潛水工們提議用鋼板在水下焊接,這一技術在潛水里試驗過,成功了。但在60多米的深水作業,中外還沒有先例。胡寶玲心急如焚,搶先第一個下水。在漆黑一團的江底,他左手摸著焊縫,右手握著焊鉗,以嫻熟的技藝,一口氣焊完一包焊條,工作了17分15秒。接著兩位年輕的潛水工相繼潛入水底繼續工作,直到漏洞被堵住,深水電焊成功了,開創深水焊接作業先例。

  同樣在5號墩水下作業中,胡寶玲創造了一人次切割一個鋼浮筒的最高紀錄,并創造了一次深水作業32分鐘的最高紀錄(常規為20至25分鐘)。他說:“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遇到困難沖在前面是應該的,有很多次接到下水任務,我都毫不猶豫地搶著先下水。要說有什么成績,那是在黨組織的培養和同志們的幫助下取得的。”  萬禮陽

香蕉视频污下载app无限次-香蕉视频app最新版下-香蕉视频官方app入口